快乐时时彩官网仲裁庭有权裁定由于第三方资助
作者:admin    发布时间:2019-09-18 21:57    已浏览:

来源:未知

  仲裁庭有权裁定由于第三方资助而提供费用担保,终止仲裁程序,但是无权驳回请求

  2019年4月29日,在RSM Production Corporation v. Saint Lucia, ICSID Case No.ARB/12/10(决定原文请见:阅读原文)一案中,ICSID临时撤销委员会(以下简称委员会)认为:在仲裁申请人不遵守仲裁庭下达的费用担保命令的情况下,仲裁庭可以中止仲裁程序;如果仲裁申请人在中止期间仍不提供费用担保,仲裁庭可以终止仲裁程序并驳回仲裁申请人的请求。但是,仲裁庭无权“影响实体权利地(with prejudice)”驳回仲裁申请人的请求,因为这不仅涉及程序事项,也涉及实体事项,影响到案件的是非曲直和仲裁申请人提出请求的权利。因此,委员会决定部分撤销裁决,即保留裁决中关于终止程序的决定,但撤销关于“影响实体权利”地驳回仲裁申请人请求的决定。

  仲裁程序和撤销程序的申请人RSMProduction Corporation(以下简称RSM)是一家在美国德克萨斯州设立的公司。2000年3月29日,RSM与圣卢西亚政府(仲裁程序和撤销程序的被申请人)签订了《圣卢西亚政府与RSM制作公司的协议》(以下简称“《协议》”)。根据该协议,圣卢西亚授予RSM在近海地区的独家石油勘探许可证。因发生边界争端,影响到勘探地区,据称这使RSM无法开始勘探。RSM认为《协议》仍然有效,圣卢西亚则认为,由于不可抗力,《协议》已过期或至少无法执行。

  2012年3月30日,RSM根据《协议》和《解决国家与其他国家国民之间投资争端公约》(以下简称“《ICSID公约》”)将其与圣卢西亚之间的争议提交ICSID仲裁。

  2016年7月15日,仲裁庭作出多数裁决如下:(1)驳回RSM的所有请求;(2)由RSM承担所有仲裁费用615,670.25美元;(3)RSM应补偿圣卢西亚的法律和其他费用291,153.76美元,以及从裁决之日起至全额支付之日止的利息(年利率按照3月期伦敦银行间拆借利率加4%计算)。(4)驳回当事人的其他救济请求。

  2016年11月12日,ICSID收到了RSM的撤销仲裁裁决的申请。RSM根据《ICSID公约》第52(1)条基于如下三个理由撤销裁决:(1)其中一名仲裁员Dr. Griffith不满足公正性的要求,故仲裁庭组成不适当。(2)仲裁庭明显超越权限,因其:(i)在《ICSID公约》未作出规定的情况下,仲裁庭不适当地命令RSM在任何关于案情的庭审之前提供费用担保;(ii)仲裁庭以RSM未提供担保为由驳回RSM的请求,而《ICSID公约》并未赋予仲裁庭此种权力。(3)仲裁员Dr. Griffith不满足公正性的要求却参与了决策的整个阶段,仲裁庭偏离了基本的程序规则。

  RSM请求委员会决定:(1)仲裁庭组成不适当;(2)仲裁庭明显偏离了基本的程序规则;(3)仲裁庭命令采取临时措施,明显超越权限;(4)仲裁庭要求RSM提供费用担保,明显超越权限;以及(5)仲裁庭中止仲裁并裁定影响实体权利(with prejudice)地驳回RSM的请求,明显超越权限。因此,RSM请求委员会撤销裁决并命令圣卢西亚支付RSM在撤销程序中产生的所有费用和开支。

  《ICSID公约》第52(1)条规定:“任何一方可以根据下列一个或几个理由,向秘书长提出书面申请,要求撤销裁决:(a)仲裁庭的组成不适当;(b)仲裁庭显然超越其权力;(c)仲裁庭的成员有受贿行为;(d)有严重的背离基本程序规则的情况;(e)裁决未陈述其所依据的理由。”在本案中,RSM基于上述第(a)、(b)、(d)项理由请求撤销裁决。

  委员会表示,虽然当事人总体上同意撤销程序的目的在于保护ICSID程序的完整性,但二者对于委员会应当采取的做法存在分歧。圣卢西亚认为撤销是一种仅适用于严重偏离基本程序的“特殊救济”,撤销裁决的请求须满足很高的标准。相反,RSM认为,不存在任何支持或反对撤销的推定,撤销理由不应作狭义或广义解释,撤销请求的举证与其他任何请求的举证并无不同。

  当事人不能在撤销程序中提出其未向仲裁庭提出的新事实。同时,在撤销程序中提出的论点与撤销理由有关,这些论点本身无需在原仲裁程序中提出。

  RSM称其中一名仲裁员Dr. Griffith未满足《ICSID公约》第14(1)条所规定的公正性要求,故仲裁庭组成不适当,构成《ICSID公约》第52(1)(a)条的撤销裁决的理由。RSM还认为,该仲裁员的参与严重违反了基本的程序规则,构成《ICSID公约》第52(1)(d)条的撤销裁决的理由。

  圣卢西亚认为,根据《ICSID公约》第58条,仲裁庭的公正性事项应由未遭受异议的仲裁员决定,RSM试图让委员会对此进行重新审查,在本质上是对前述决定的上诉,其请求不应被允许。为此,圣卢西亚援引撤销委员会在Azurix v. Argentinaand案和EDF v. Argentina的中的决定以支持其观点。

  在这方面,RSM的主要论点是:委员会有权重新审查对仲裁员的异议,因为委员会本身必须确保仲裁庭组成适当;《ICSID公约》并未禁止委员会进行此种审查,像EDF案中关于审查标准的主张在《ICSID公约》中根本没有依据;在本案中,指控仲裁员不公正的部分证据是在未受异议的仲裁庭成员作出决定之后才产生。

  第二,在审议异议决定所适用的标准方面,不同的撤销委员会也存在分歧。Azurix v. Argentina案的委员会将审查限定在以下方面,即未受异议的仲裁员是否未能适当遵守向仲裁庭成员提出异议的程序;EDF v. Argentina的委员会则认为,除非未受异议的仲裁员不取消仲裁员资格的决定“显然不合理,任何通情达理的决策者都不可能作出这样的决定”,否则不应撤销裁决。但是,RSM没有采纳上述的两种做法且在其撤销论点未予以适用。因此,委员会没有必要就这些案件的处理办法形成自己的意见。

  为评估当事人的论点,委员会审议在这个案件中对仲裁员提出异议的根据,以及RSM指称的仲裁庭没有适当组成的情况:仲裁员Dr. Griffith在其第一份关于命令提供费用担保的赞同意见中,将第三方资助者描述为“商业冒险家(mercantile adventurers)”,并将第三方资助与“赌博”联系起来。RSM认为这些观点的语气“消极激进”,显示出对第三方资助的偏见,因而也对作为受助方的RSM存有偏见。RSM还表示,在RSM对Dr. Griffith提出异议时,该仲裁员有机会提供意见但并未这么做,而是在第二份对裁决的赞同意见中再次提及在第一份赞同意见中的说法,这些都强化了该仲裁员对RSM的偏见。

  另外,在RSM对Dr. Griffith提出异议时,Dr. Griffith没有提交任何意见,而是在第二份赞同意见中提到该事项。委员会认为,该事实最多澄清了第一次赞同意见中的说法,但不会对关于公正性的结论产生影响。

  简言之,即使进行重新审查,并考虑未受异议的仲裁员在作出决定时所没有考虑到的因素,也没有理由得出结论认为Dr. Griffith缺乏《ICSID公约》第14(1)条所要求的必要公正性。

  《ICSID公约》第47条规定:“除双方另有协议外,仲裁庭如果认为情况需要,可以建议采取任何临时措施,以维护任何一方的权利。”RSM认为该条仅赋予仲裁庭“建议”采取临时措施的权利,仲裁庭无权“命令”采取临时措施,仲裁庭命令采取临时措施的行为明显超越权限,根据《ICSID公约》第52(1)(b)条,裁决应被撤销。圣卢西亚则认为,其他仲裁庭向来将《ICSID公约》第47条中的“建议”采取临时措施解释为“命令”采取临时措施并使其具有约束力。

  首先,委员会表示,《ICSID公约》第47条所使用的措辞是“建议”,而非“命令”。此外,公约的谈判历史表明,“建议”一词是有意选择的,而不是拟议的备选词“规定”。但是,公约的谈判历史也表明,尽管使用了“建议”一词,但不遵守关于临时措施的建议可能产生一定后果。正如法律委员会主席Mr. Broches在关于第47条中保留“建议”一词的表决后所指出的那样,如果拒绝执行仲裁庭关于临时措施的建议,“仲裁庭在作出裁决时无疑会考虑到这一事实”。

  因此,委员会认为,仲裁庭“命令”采取临时措施不构成明显的超越权限。即使仲裁庭称其命令具有“约束力”,但使用“命令”(而非“建议”)一词本身不构成超越权限,更不构成明显超越权限。

  RSM认为仲裁庭命令提供费用担保显然超越权限。《ICSID公约》第47条规定:“除双方另有协议外,仲裁庭如果认为情况需要,得建议采取任何临时措施,以维护任何一方的权利。”RSM认为,根据《ICSID公约》第47条,只能建议采取临时措施来维护现有的权利。在下达费用担保命令之前,关于费用的命令还未产生,故就第47条而言,不存在任何需要维护的现有权利。采取临时措施的目的在于维持现状,但仲裁庭通过改善圣卢西亚的地位打破了现状。

  圣卢西亚认为,RSM只是不同意仲裁庭对法律的适用,不涉及仲裁庭是否超越权限的问题。此外,圣卢西亚还表示,仲裁庭已经明确指出,权利的维护可以包括附条件的权利或将来的权利,该观点已得到其他仲裁庭的支持。

  委员会认为,命令采取临时措施要求RSM提供费用担保不构成明显超越权限。第47条未限制可维护的权利的性质,不排除可能附条件的权利。因此,未下达费用命令并不妨碍下达费用担保命令。其他仲裁庭已命令将费用担保作为一项临时措施,因此,即使怀疑命令提供费用担保可能超越权限,它在任何情况下也不可能明显超越权限。

  此外,仲裁庭承认其行使的权力是有限的。因本案存在“特殊情况”,仲裁庭下达费用担保命令具有正当理由。这些情况涉及基于RSM在其他案件中的表现,RSM将不会支付任何被要求支付的费用。另外一个情况是,未被披露的第三方资助者是否愿意支付费用裁决无法确定。简言之,仲裁庭基于第47条所赋予的权力并根据本案特殊情况,行使了一种狭窄的和受限制的管辖权,要求RSM为其可能承担的费用提供担保。在这方面,委员会不认为仲裁庭超越权限,更不认为仲裁庭明显超过权限。

  因此,委员会驳回了RSM根据《ICSID公约》52(1)(b)条提出的撤销裁决的请求。

  RSM认为《ICSID公约》未规定不遵守临时措施的惩罚是有意为之,仲裁庭无权根据该公约第44条(其中第2句规定:“如发生任何本节或仲裁规则或双方同意的任何规则未作规定的程序问题,则该问题应由仲裁庭决定。”)对惩罚进行填补。此外,仲裁庭根据该规定仅有权处理无关紧要的程序事项。因此,仲裁庭认为其根据该规定有权中止程序,并裁定影响实体权利地驳回RSM的请求的行为构成《公约》第52(1)(b)条所指的明显超越权限。

  圣卢西亚称,RSM再次试图证明仲裁庭在法律上存在错误,并试图对仲裁庭的决定进行上诉。圣卢西亚进一步表示,由于《ICSID公约》和《ICSID仲裁规则》未对不遵守临时措施命令的后果作出规定,仲裁庭完全有权根据《ICSID公约》第44条第2句行使权力,对不遵守命令的后果作出自己的决定。仲裁庭根据第44条第2句所享有的权力不仅限于决定无关紧要的程序事项。

  针对当事人之间的分歧,委员会回顾了仲裁庭决定中止程序的过程:(1)仲裁庭下达费用担保命令要求RSM在30天内履行;(2)RSM未提供费用担保,仲裁庭决定中止程序,期限为6个月;(3)6个月期限届满,显然RSM拒绝提供费用担保,仲裁庭作出裁决,裁定影响实体权利地终止仲裁程序。RSM认为仲裁庭中止和终止程序的行为明显超越权限。

  仲裁庭决定,仲裁程序只有在提供费用担保之后才可以继续。委员会认为,仲裁庭作出该决定显然在仲裁庭的权限之内。问题在于,仲裁庭终止仲裁程序的决定是否也属于《ICSID公约》第44条第2句所指的程序事项。

  仲裁庭的裁决对这个问题的处理并不完全清楚。仲裁裁决第二章的标题为“影响实体权利地驳回请求”,裁决第108段和第138段都表示“仲裁庭一致同意影响实体权利地驳回请求”。尽管有这些肯定意图的表述,仲裁庭在最后部分的正式决定中表示:“驳回申请人所请求的所有救济”,但未提到此种驳回是影响实体权利地驳回。虽然仲裁庭的正式决定或裁决通常被认为是具有约束力的唯一部分,但事实上双方当事人都将仲裁庭的决定视为影响实体权利地驳回。因此,委员会也将如此对待。

  虽然仲裁裁决中的正式决定未使用“影响实体权利”一词,但如前所述,基于仲裁庭在裁决中提供的理由,其正式决定中的“驳回”一词是指影响实体权利地驳回,故仲裁庭明显超越权限,裁决第184(i)段应部分撤销。

  综上所述,RSM成功部分撤销了仲裁裁决,但其撤销裁决的主要请求未获得成功。在这种情况下,委员会认为,撤销程序的费用,包括委员会的费用和开支,以及ICSID的管理费用和直接开支,应由RSM承担大部分。因此,委员会决定这些费用应由圣卢西亚支付三分之一,RSM支付三分之二。出于同样的理由,委员会决定RSM应承担其自身的法律费用和支出,并承担三分之一的圣卢西亚的法律费用和支出。

  最后,委员会作出以下决定:(1)部分撤销仲裁庭的裁决,即撤销仲裁第184(i)段关于影响实体权利地驳回RSM的救济请求的结论。(2)撤销程序的费用,包括临时委员会成员的费用和开支,ICSID秘书处确定的管理费用和其他直接费用,应由圣卢西亚支付三分之一,RSM支付三分之二。(3)RSM应承担其自身的法律费用和支出,并承担三分之一的圣卢西亚的法律费用和支出。

  《ICSID公约》第47条规定:“除双方另有协议外,仲裁庭如果认为情况需要,可以建议采取任何临时措施,以维护任何一方的权利。”ICSID临时撤销委员会在本案中阐明,虽然该规定使用的措辞是“建议”,但仲裁庭“命令”(而非使用“建议”一词)采取临时措施不构成明显的超越权限,即使仲裁庭称其命令具有“约束力”。

  另外,尽管《ICSID公约》或《ICSID仲裁规则》未作出规定,不遵守临时措施建议将产生一定后果。根据《ICSID公约》第41条,仲裁庭可决定其本身的权限;根据《ICSID公约》第44条,仲裁庭可以就《ICSID公约》、《ICSID仲裁规则》或当事人协议中未规定的程序问题作出决定。因此,在当事人不遵守临时措施的建议时,仲裁庭可以根据具体情况对仲裁程序进行控制。此种控制包括根据《ICSID公约》和《ICSID仲裁规则》决定是否应中止或终止仲裁程序。但是,无论如何,仲裁庭无权“影响实体权利地”驳回仲裁申请人的请求,因为这不仅涉及程序事项,也涉及实体事项,影响到案件的是非曲直和仲裁申请人提出请求的权利。

  在本案的基础仲裁程序中,仲裁庭考虑到申请人在其他案件中曾有过不遵守费用命令的“前科”,在不确定未披露的第三方资助者是否愿意支付不利费用裁决的情况下,要求仲裁申请人提供费用担保。在ICSID临时撤销委员会看来,仲裁庭下达此种命令具有正当理由,不构成超越权限。由此可知,当事人在以往的其他案件中的表现可能影响仲裁庭在当前案件中的决定,而当事人在当前案件中的表现又将影响案件的结果。在本案的基础仲裁程序中,仲裁申请人未根据仲裁庭的要求提供费用担保,导致了仲裁程序的中止;仲裁申请人在程序中止期间仍未提供费用担保,又导致仲裁程序终止,其请求被驳回。在委员会部分撤销裁决后,此种驳回非“影响实体权利”的驳回,这意味着仲裁申请人可以重新将争议提交新的仲裁庭审理。至此,这场历时超过7年的争议又回到原点,给当事人带来的只有时间和金钱的浪费。

  率有所下降,且部分中小型房企的还款能力有所下降,意味着开发贷对应的坏账风险或许有所上升。

  履约保证金的目的是担保承包商完全履行合同,主要担保工期和质量符合合同的约定。承包商顺利履行完毕自己的义务,招标人必须全额返还承包商。履约保证金的功能,在于承包商违约时,赔偿招标人的损失,也即如果承包商违约,将丧失收回履约保证金的权利,并且并不以此为限。

  大股东质押全部股份做担保、频繁出售旗下项目、融资中止,泰禾集团(6.600, -0.13, -1.93%)不平静。

  同时,随着7月31日央行的最严调控政策下发,可以预见的是,未来上市银行的涉房贷款规模增速将下滑,甚至出现缩减的情况。

  郑重声明:东方财富网发布此信息的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与本站立场无关。

  今年机构预测净利增速超20%、市盈率不足10倍、股息率超4%的股票 仅19只

  在办理贷款的时候,大多数贷款都是不用抵押的,但有一部分贷款是需要的,比如贷款的数额较大,有一种贷款专门是抵押贷款,那么抵押贷款需要办理哪些资料,流程是如何,华律网小编通过你的问题带来了以下的法律知识,希望对您有帮助。

  本案虽事实清楚,却折射出了保证人在作保时的不慎重。唐某到了二审庭审仍然依据《担保法》第二十六的规定主张不承担责任。由此可以看出,其不仅在签订保证合同时对保证合同的内容尤其是保证期间的约定没有认真审查,还错误地理解了《担保法》第二十六的规定。本案中,唐某签订的《抵押保证借款合同》明确约定:保证人保证期间为主合同约定的债务人履行债务期满之日起两年。在约定优先的前提下,唐某主张法定的六个月保证期明显站不住脚。

  但从26家上市银行2019年中报披露的涉房贷款数据看,2019年上半年二者的关系仍然是“你侬我侬”。

  ,其中为全资子公司—重庆大江动力设备制造有限公司(简称“大江动力”)提供额度为4.9亿元的综合授信连带责任重新核定额度前。具体内容详见公司于2019年3月28日、5月10日在巨潮资讯网(上披露的相关公告。

  公司董事会认为:公司向七台河分行贷款是为保证公司生产经营、满足公司流动资金需求,本次贷款由鑫正担保公司为公司提供担保,公司控股股东以其持有公司股权质押给鑫正担保公司提供反担保事项不存在风险,目前公司生产经营正常,偿债能力较强,不会损害上市公司利益。

  法院审理后认为,原告陈某与被告刘某之间形成了民间借贷关系,被告刘某应当清偿1000万元债务。保证人王某没有约定担保方式也没有约定担保期间,应认定为连带责任担保,但是被告刘某在出具借条时,明确约定2个月内偿还,保证期间为自债务履行期届满之日起6个月,即截止到2008年4月13日。而原告陈某直到2008年8月才提起诉讼,并且在庭审中没有提供向担保人王某主张权利的证据,因此,该担保已过保证期,对原告陈某要求被告王某承担连带责任的诉讼请求,不予支持。

  宝泰隆新材料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公司”)向中国股份有限公司七台河分行(以下简称“七台河分行”)申请借款人民币5,000万元流动资金,黑龙江省鑫正投资担保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鑫正担保公司”)为上述借款提供担保,公司控股股东黑龙江宝泰隆集团有限公司以其持有公司1,000万无限售流通股质押给鑫正担保公司提供反担保。

  承包商履约担保是指由保证人为承包商向业主提供的,保证承包商履行工程建设合同约定义务的担保。承包商履约担保可采用银行保函、专业担保公司的保证的方式。承包商履约担保的有效期应当在保证合同中约定。保证合同约定的有效期截止时间为工程建设合同约定的工程竣工验收合格之日后的30天至180天。承包商履约担保的担保金额不得低于工程建设合同价格(中标价格)的10%。采用经评审的最低投标价法中标的招标工程,担保金额不得低于工程合同的15%。

  尽管常年生活在北京,普通话变得越来越标准,但黄其森骨子里还是未能摆脱闽南人的风格。

  近20年财会行业辅导经验,中华会计网校组建了无数优秀的师资团队、教研团队及服务团队,成为名副其实的会计人的网上家园! 成功永远留给有准备的人,中华会计网校将一直陪伴您完成银行业专业人员职业资格考试(初级)考试的学习,祝大家备考顺利!

  要求中标人提交一定金额的履约保证金,是招标人的一项权利。该保证金应按照招标人、在招标文件中的规定,或者根据招标人在评标后作出的决定,以适当的格式和金额采用现金、支票、履约担保书或银行保函的形式提供,其金额应足以督促中标人履行合同后应予反还。但在工程合同中,招标人可将一部分保证金展期至工程完工后,即直到工程最后验收为止。在货物或服务采购合同中,招标人也可将一部分保证金展期至安装或调试之后。



公司新闻   News center
站内搜索   Site Search
Copyright 2018 快乐时时彩_首页_安全购彩网
服务热线:027-87317028 邮编:430071 传真:027-87319263-8209 公司地址:湖北省武汉市武昌区洪山路64号湖光大厦东7楼